Tuesday, August 25, 2009

妞妞读书?


老婆急着教妞妞认字,
拿着识字图卡教妞妞发音,
妞妞懂不懂,我不知道.
只知道,妞妞喜欢看着有動物的图卡,
像一张有猫的图卡,
妞妞最喜欢.
还有这张小雞的图片.
是喜欢图片中的動物嗎?
不懂...
因为妞妞对喜欢的标淮動作,
就是放進嘴巴咬..

抓鬼的被鬼抓走啦!

2005的台湾政坛,有一件大事。
这件事,在快要5年后的今天,就算是直接提起,恐怕能记得清楚的也沒多少人;但是在当年,确实是足以引起台湾政坛地震的大事。
2004年总统大选,陈水扁微差多数票连任;民进党虽然掌握江山,但绿营內部有个深绿的台联一直在背后盯着,外有泛蓝军的国民党主席连战及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两人还形成合夹之势。
在这样的政治势力下,传出了“扁宋会”,而且双方还达成十点共识。
消息据说是陈水扁放出來的,总之一放出來就大家跳脚!
同属泛蓝阵营的国民党最氣不过了,当时的副主席王金平直接駡到,这根本是阿扁利用宋楚瑜來分化蓝军,国民党和亲民党应该有所警惕,团结在一起。
这话一说出來,我猜宋楚瑜听了心中也不痛快,这不是当自己三岁小孩嗎?所以亲民党也发声明了:扁宋会是亲民党要以对话取代对抗,监督取代冲突。
跟民进党同属绿营的台联也有话说了,永远的精神领袖李登辉用最传神的台语形容“扁宋会”:--“要抓鬼被鬼捉去”!
当然,“扁宋会”最后的演进当然是破局了,连宋楚瑜最后都暗指自己被騙了……总结原因是:玩政治?谁都玩不过阿扁!
从“扁宋会”再看到今天国內政局传出的“纳吉会安华”,有趣的是,安华说子虚乌有,回教党却说确有其事!
不论谁是谁非,在现今我国的政治势力下,如果真有“纳吉会安华”,恐怕放消息出來的也会是巫统,而人民公正党一定会合理化会面目的,行动党会跳脚高喊这是分化伎倆,回教党搞不好也会來这一句:“要抓鬼被鬼捉去”!
只是,这回是纳吉对上安华,两人都是玩政治高手,谁抓鬼谁被鬼抓?还看谁才是真正绝顶政治高手!

Tuesday, August 18, 2009

難怪大家都在假仙!(写在中国报的文章)

在外國,政治獻金是很平常的事,是指政黨組織或候選人從個人或團體接受的政治捐款,畢竟競選時,政黨和候選人的都需要大量的資金,單靠政黨或候選人本身擁有的資產很難滿足。
但是,政治獻金也是衍生“金權政治”的禍源,而使到政治獻金成為民主之惡。因此很多國家都從法律上詳盡地規範了政治獻金,如美國的《聯邦選舉競選法》、德國的《政黨法》、日本的《政治資金限製法》、韓國的《政治資金法》,以及新加坡的《政治捐贈法》等等。
就連過去黑金政治惡名昭彰的台灣,也在2004年三讀通過了政治獻金法。
從找到資料來看,不管是哪一國家制定的政治獻金法,大致都包含幾個重點,其中最重要的是,對捐獻政治獻金者的限制。
如美國《聯邦選舉競選法》規定,不得接受外國人、和政府有契約關係的人;最主要的考量,就是為了避免政治獻金,成為日后掌權時涉及收授與利益輸送的管道;像台灣政治獻金法,也明文規定政治獻金捐贈,不得行求或期約不當利益。
鎖定誰在捐錢
簡單一句話,就是你捐錢可以,但別想事后撈好處;就當作你捐錢是認同我或我的政黨政治理念,不是為了日后可以跟我同煲同撈!
當然,法律對政治獻金的限制還有金額限制,還要申報等等,但這些都是細節了;最重要的,還是鎖定是誰在捐錢!
因為,這才是最難管制,最難控制的部分。
所以,政治人物收取政治獻金,也不用偷偷摸摸,就像上屆台灣總統大選時,民進黨候選人謝長廷談到政治獻金時,他有一句名言:
“選舉時收政治獻金很平常,大家不用假仙”!假仙是台語,就是裝模做樣。
而且,謝長廷最絕的話還在后頭,他說:“馬英九也有收獻金,不然他的錢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嗎?”
當然,他說的可能是選舉語言,但也可能說出了事實;民主選舉下,政治人物沒有收政治獻金,還真有點像天方夜譚,所以問題不在有沒有收,而是有沒有法律來管?如果沒有,那就難怪大家都在假仙了!

Saturday, August 15, 2009

女儿的睫毛





女儿的睫毛,从出生到现在,是越长越长.

双眼皮,

大眼睛,

浓浓的眉毛,

加上长长的睫毛,

究竟是遗传自谁?

老婆说,是她.

她说,她小时眼睛也是大大,然后双眼皮!

我听了只是笑笑.

也难怪老婆太不服氣了,

因为人人都说,女儿像爸爸多一點,

像媽媽的,就是手和脚..


好吧好吧!

就让大大的双眼和双眼皮,都是老婆的遗传!

那么,

长长的睫毛,就是遗传自我!

不信?


那..你应该明白,当老婆说女儿眼睛和双眼皮遗传自她时,

我笑什么了.

Sunday, August 02, 2009

319枪击案与716墜楼案

319枪击案,两颗子弹不只是逆转了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的选情,而且还撕裂了台湾社会。
不管检调单位多少次的调查,甚至也请了国际著名神探李昌鈺博士來做鉴证调查,但是都无法抚平台湾的伤口。
因为,这宗案件的定调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716墜楼案,赵明福的离奇身亡固然掀起了社会巨大的声讨浪潮,还有要求真相的声音;但是,也出现不少耳语,流传另一种版本的案情解说,同时一些特定议程的报道及评论,也在散播另一种消息,甚至还有宛如人在现场的描写。
不同的读者群,接触了不同的讯息,他们都有了不同的答案;虽然雪州总警长卡立说,警方把赵明福离奇坠楼身亡案件列为猝死案,但警方的调查工作依然保持开放,甚至有新证据都会重新检视审查。
但是,就像茶杯里己经倒滿了茶一样,当每个人都己经先入为主,当最后的调查结果出炉时,难免也会陷入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死角。
最令人担心的是,会否也像台湾319枪击案一样,716墜楼案一样会把我们的社会撕裂两半?引发的是其中一半的人对执法,调查及司法都完全不信任,另一半的人则坚持捍卫调查结果?
经过319枪击案后,台湾两大阵营的政客不断互相炒作,结果使到撕裂社会的伤痕不断流血,即使到了今天这伤口也不容易愈合。
716墜楼案,又会让我们的社会付出多大的成本?这才是最让人担心的。

权力的傲慢,下场都是一样的---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


读台湾政治评论员的文章,对照国內时局,常有所启发和联想。
黃创夏有一篇文章,叫《追忆当年的蕭万长》,劈头第一句话,就是:“掌权者越傲慢,人民就会越愤怒,对立与不信任蔓延扩张……太多的政策都语焉不详,失言连连,都在铺陈着政党轮替的温床。”
文章是写旧国民党的威权统治,无一不是充斥权力的傲慢,当时还有一个讽刺国民党的政治笑话,说:沟通沟通,就是我既然來沟了,你就得通!意思说,当高官愿意出面來说话,小老百姓就该要接受了。
正因为长期的威权统治,国民党的高官及精英,目空一切,充斥权力的傲慢与专業的傲慢,不是责駡在野党只会搞事,就是讽刺反对者沒知识。
黃创夏写道:“掌權者越傲慢,人民越憤怒,對立與不信任蔓延擴張,舊國民黨的威信快速流失,幾句口號式的抗爭,就足以讓舊國民黨政權吃盡了苦頭。 例如,「換人做做看」、「當選過關,落選被關」、「只要孩子,不要核子」……幾句論理和邏輯都說不太過去的口號,就把政府搞到七葷加八素。 ”
就如同另一位台湾著名时评员杨照在來馬期间,接受访问时所说的,当长期执政的政党,视日常政务(Daily operation)为政党最重要的议程,排挤了一切,甚至产生了权力的傲慢与专業的傲慢时,就无法有效的抓住选民的耳朵,尤其是年轻人。
因为反对党没有执政党的日常行政作业牵绊,可以用大量的时间和资源用来打造新的政治语言,吸引大批的年轻人。年轻人的思考模式总是从感到厌烦开始,“听了这么多年、这么多遍,不可以用不一样的方式来讲吗?”
长期执政的政党,丧失政权的危机,就一日深过一日。
在處理內安法令课题上,国阵政府也陷入权力的傲慢与专業的傲慢。曾经,在发生911事件及奧瑪乌那武装组织事件时,不少国人都倾向支持政府使用內安法令,甚至认同內安法令存在的需要。
但是,就如同杨培根律师撰写的文章里叙述,这项法令的前言大意是说:“由于国內外有大批人采取行动,且威胁进一步采取行动1)对人命和财产进行有组织的暴力行动;2)以不合法的手段改換马來西亞的合法政府,危害国家安全。
今天己经沒有马共的威胁了,但內法安令还是可以用來对付恐怖分子,还有颠覆政权的人;谁是恐怖份子?谁是颠覆政权的人?在308之后,这两道问题越來越让人民找不到真正的答案,因为当反对党人士,異议分子,非政府组织甚至是记者,都成为在內安法令下的“受保护者”,內安法令究竟是在保护谁?答案己不言而喻。
今天,固然高喊廢除內安法令者大有人在,但也有人还是支持需有內安法令的存在,只是要避免遭到滥用。我们应包容不同意见的存在,只是在执政党的立场上,即使纳吉政府承诺检讨及修改內安法令,重要的也不仅是在检讨什么,修改什么,而是你如何跟人民沟通,你的立场和看法?
这也是为什么黃创夏会在文章中,追忆当年的蕭万长;因为当年的蕭万长,总是能够微笑面对责难及示威的群众,有“沟通高手”的称号:“不同於舊國民黨式的「我來溝,你來通」,蕭萬長有新的作法,他會每天下午由幕僚匯整當年所謂的「地下電台」的言論,理解庻民的想法:他會夜宿林園,和抗爭的群眾朝夕相處,他會隨時隨地把記者請到辦公室內,聽一聽他們的理解到什麼地步;他更會把政策理念告訴經建會的工友與司機。 只有一個原則:就是要讓每一個人都聽得懂,有人聽不懂,就是政府的責任。那時的蕭萬長,曾經帶動過一個「不傲慢政府」的公共政策溝通的風氣。 ”
但是,这种风氣只是昙花一现,1996台湾第一次总统直选,国民党大胜,各级党政官员又開始傲慢了,终于政府想什么,干什么?人民从搞不懂变成不想懂,从信赖变成愤怒,最终都铺陈了让陈水扁上台,迎來政党轮替的温床。
当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强调政府不会廢除內安法令,说出:“只要有天空,只要有星星,内安法令就不会被废除,我告诉他们(反对党)不要发白日梦”这种话,如果他沒有空读黃创夏的文章,也找个人翻译“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这句话給他听。
这句话,是中国夏朝的暴君桀的故事,桀认为他的统治永世不竭长长久久,他把自己比做太阳,太阳怎会灭亡呢?但老百姓却指着太阳咀咒:你几时灭亡,我情愿与你一起灭亡!(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
权力的傲慢,下场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