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0, 2009

跑赢“同志”,能跑赢“大熊”吗?


有一个老掉牙的笑话,如今还说给你听,不知还能逗你一笑吗?

甲和乙在森林中探险,突然出现一只大熊,两人无处可躲,生死关头时,甲突然赶快换掉笨重的登山鞋,改穿球鞋。

乙感到不明白,问道:“你以为你能跑赢大熊吗?”

甲说:“我只要跑赢你就可以了。”

马华:一甲子的内斗

当然,这是笑话,但摆在“一甲子的内斗,一辈子的敌人”(这句话改编自马华今年党庆主题:一甲子的奉献,一辈子的承诺,多有得罪请见谅)的国内第二大政党马华面前,恐怕就不好笑了。

马华现是什么处境?无庸赘述了,308大选政治海啸之后还未回过神,又投入激烈的党选;党选结束后还没喘够气,老大老二又爆发生死恶斗。

翁蔡斗争非关党改革

像马华这一类掌握资源的政党,不少人为了资源及权位分配,同志都可以像是在森林里探险行走的人。

把翁诗杰与蔡细厉之间的“水火不容”,看成是代表马华党内两个不同的利益集团斗争是合理的,但看成是两派为了未来方向,尤其是改革与反动的斗争,或许是太抬举和高估了翁蔡两人的斗争格局。

蔡锐明党选倡革更力

翁诗杰在去年马华党选时,所提出的竞选宣言及纲领,论广度及深度其实都不如他的对手蔡锐明,蔡锐明喊出了“改革、转型和回到民心”,提出了马华3大改革方向,即:

1)改变思维:突破巫统小老弟角色,更积极参与决策;

2)改变恐惧感:不再畏惧巫统,大声针对不当政策发言;

3)改变专注点:不再仅局限于社会和福利的工作,而应重新扮演政党的角色。

当时,为了让中央代表一目了然知道自己和翁诗杰的不同,蔡锐明的竞选团队还制作比较两人政见的宣传单。

若重改革早选蔡锐明了

论新经济政策?蔡锐明高谈阔论要结束新经济政策,翁诗杰的回应是:这是旧课题……我看不出这依然是一项课题。

论教育?蔡锐明的内容是翁诗杰的一倍有余;论经济?蔡锐明同样长篇大论,翁诗杰说的是:致力于让大马各领域的品牌走向国际化,并足以与人争锋。

那么论贪污和宗教自由呢?翁诗杰只有一句:催化政府行政e化,以提升效率与遏制贪污;蔡锐明说的可多了,真是有如滔滔江水。

如果马华的中央代表真要投选“改革”,那么今天的马华总会长应该就是蔡锐明了。

改革是人民对马华要求

当然,历史没有如果的!翁诗杰当选了马华总会长,而他确实也着手在进行改革,包括提出“三拚”和瘦身与直选;问题在于,改革难道只是翁诗杰的专利吗?

答案,人民早就用选票清楚告诉马华了,不改革就要败亡,所以不论谁当家当权,只有改革一条路,所以马华党选时,多位候选人在政见里都提出直选(差别在不同级别),跟巫统平起平坐或呛声,还有回归政治,不能再只是像一个福利团体(包括要署理总会长职的林祥才,都会提出学者潘永强的逃离政治论)。

以改革无限放大仇恨

所以,今天把马华党争而衍生的特大,跟马华的改革与反改革绑在一起的论调,只是美化了这场派系恶斗,甚至是美化了所谓的“改革者”。

对于改革及改革者的迷思,台湾评论人黄创夏有篇文章〈改革者的嘴脸〉,值得一读。 他说:

“在选举与民主化的过程中,当打的是改革的旗号,但实行的却是无限放大憎恨 ,只会分裂社会,制造更多的憎恨,最终是分崩离析。 通常这种廉价的政治利益不难捞取,就是一个政党发动憎恨另一个政党,一个从政者发动憎恨另一个从政者,而且攻讦是无所不用之极,甚至不惜把公务私事、族群宗教都拉扯进来,表面上打的是改革口号,骨子里捞的是政治利益。这种借由憎恨来打倒政敌之后,未必会让社会与政治更清明,特权行径因此变少。 ”

谨记“格局决定结局”

所以,喊改革或进行改革不是重点,重点在一句老话所说的“格局决定结局” 。

或许马华的中央代表,今天更应该问的是,当他们的领袖穿着球鞋,跑赢了“同志”,但是能跑赢“大熊”吗?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Sunday, September 13, 2009

翁大侠,出版一本词典吧!

蔡细历指翁诗杰駡他是“狗”,还说有人可以做证;当大家还在想
,这素來以文化水平造诣高著称的马华老大,怎会用这么粗俗的话
駡人呢。
结果,翁诗杰澄清,他是说不愿看到有人利用外力干预党争,成为
“马前卒”、“鹰犬”或“狗腿子”。
“狗腿子”白话解释,可能会有人解说为“走狗”;他相信蔡细历
是通过第三者转述,再加上中文造诣不深,才会对有关的词产生误
会。
请恕我中文造诣淺薄,还真不明白“狗腿子”是什么意思?

不论是翻开词典或是上网查询,大部份对“狗腿子”的解释,都不
是好东西!当然也有其他意思,就是“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
狗腿子”这句话里,其中一些人对“保定府的狗腿子”解释,还是
较正面,说是保定人习武的风气很浓,从老百姓的角度看,为老爷
服务的、帮老爷做事的保鑣护院就是狗腿子,所以“保定府的狗腿
子”这句话就产生了,而“狗腿子”不一定是汉奸。
好吧,就算“狗腿子”不尽然是贬意!那么,综合中文造诣高深的
翁诗杰所说的“马前卒”、“鹰犬”或“狗腿子”,他说的“狗腿
子”不像是“保定府的狗腿子”,那么是指什么呢?“狗腿子”又
能说成是“走狗”嗎?
这也让人想起,翁诗杰曾大声说:“我不怕围剿”……但词典里说
,遭围剿的,通常是贼,围剿人的才是兵;疑惑还沒完,下面又來
一句:“邪不胜正”!!
整句说连起來看,遭到围剿的,是邪;围剿的,是正;中文造诣高
深的翁总会长不可能说錯,所以錯的都是词典和字典!
看來,不需要向全世界解释的总会长,该出版一本《翁氏词典》,
免得全世界都用錯词典误解了他的谈话真正意思。

Friday, September 11, 2009

別以为不存在媒体里时,它就不存在!

英国著名的评论家伯纳·列文,他的评论以尖銳著称,但是他真正让政治人物恐惧的是,他把政治人物所说过的话都建档,然后对照他们过去和现在的谈话,专门抓他们欺騙,说谎,硬抝。
据说,由于他实在威名太盛,因此许多內阁部长在公开场合,只要看到伯纳·列文在场,他们讲起话都会变得结结巴巴。
当然,变是政治人物的本质,但是人民要求政治人物言行合一,尤其是在大是大非的面前,言行及态度都应该今昔一致,总不算是过份的要求。
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就很感慨,眼下政治人物当面说谎硬拗,甚至是违规犯錯,或者决策錯误执行不力,即使闹出了大批漏后,只要脸皮够厚,拖过六、七天的鋒头期,一切就像船过水无痕一样,天下太平了。
因为媒体只会聚焦炒作,“大做”两、三天,就会变得疲倦,然后就改为“中做”;“中做”再几天,就会被其他新闻挤压,沦为“小做”;“小做”也就变成新闻价值越來越小,沒几天也做不下去了,
于是所南方朔就说,这应证了媒体理论家布希亚的话:“一切问题都只在媒体中,当不存在媒体里时,它就不存在!”有问题都消失,彷佛沒有发生过。
所幸,拜网络世界发达所赐,即使政治人物过去的谈话或者过錯,不再存在媒体当中,但也会存在网络中!因为互联网搜索引擎的便利,己經使到互联网,成为巨大的资料库,也成为照妖鏡,政治人物无所遁形。

日前从互联网上找到几篇正氣凛然,擲地有声的文章,茲摘录几段:

“-如英文用词中所谓的‘SHIFTING THE GOAL POST’(迁移球门柱子)般的可笑。放眼周遭,敢情运动场上无人敢冒天下大不韪强干之事,却每每在政治权势的护航下,理所当然地登场, 进而成为一般民众所必须哑然接受的‘显规则’(有别于-般知其存在却不见其显形的潛规则)。
“举凡有此勇气的始作俑者,皆须具有‘关起门来做皇帝’的霸气和脸皮。对内只要权柄在握,自不愁不能自圆其说,何况独立思考向来普遍视为洪水猛兽,已久被排斥于主流的顺民文化外;对外惯用的口径则不外是-派‘吹皱-池春水,干卿底事’的嘴脸, 直叫你徒呼奈何!”《移门就柱的学问》

“在东方人的结社文化中却硬是摆脱不了帝王心态. 举凡是领导者,大多打从潛意识里都渴望麾下受领导者对他才干的折服与权威的服从. 即便是阿斗型的领袖,经过长时期的阿谀奉承,久而久之也俨然认定自己是天纵英明,甚至是无所不知的全知.这正是所谓‘权力即知识’型领袖的心态写照.“任何-位伟大领袖都有"智由己出丶功由己立"的习性心态.
換句话说, 一切的智谋战功乃至荣耀皆须尽归伟大领袖,否则再好的智谋也是徒然,它根本不会被採纳.“往往无须劳烦主子出手,其身边的忠贞份子定已坐不住马鞍要抢先发难.正当大家都在不自觉间以为个人英雄主义就是反民主,而"平均主义"就是团队精神的体现之际,人们似乎忘了把一切智谋战功尽归伟大领袖一人的意识行为,又何尝不是极端的个人英雄主义?
“尽管如此,骨子里的封建威权还是需要糊上民主表皮的.在民主的金字招牌下,言论自由不能沒有空间,可就是容纳不下反调.同样的,伟大领袖的胸襟气度也必须看成是宽宏的,但妖言惑众的批评则是足以动摇党国之本,故不能姑息而养奸. 而任何形式的整肃镇压,都一概是内部纪律的处理,既无须声张,更不容指指点点!”《权力使人臣服》

“奴才班子里的奴才既然是以典当自己的立场与尊严来换取主子的青睐提拔,实质上与古代的卖身投靠没啥不同,均须向主子感恩图报。古代的奴才往往要杀身以报,才能显其忠贞本色;而今之传人则无须豁出生命来感恩图报,只须在主子需要造势声援时,大伙儿不分青红皂白、是非曲直表态支持一番则可。 !”《奴才班子的崛起》

以上这些文字,都是摘自如今是贵为马华总会长翁诗杰笔下的文章,由于文采斐然的翁诗杰笔下

文章很多,因为遗珠之憾是难免的,但就他笔下这几段文字來对照当今时局,却也让人叹为观止。

翁诗杰在峇东巴西华裔选区为补选拉票时,回应媒体询问国阵候选人罗海扎遭对手一再踢爆污點时,他说“不由得我或任何人”去评价国阵候选人罗海扎是否一名存有污点的候选人,因为马华的任务是启动竞选机制,确保讯息可传递以及国阵获得支持。
这一番话,却也引起舆论的批评!其实,也毋需太责难翁诗杰“今非昔比”,因为他就早深刻了解官场听话學的真意:“凡是主义始终还是历久不衰的主旋律:凡是领导班子的指令,不得质疑,更遑论反抗;凡是上头领导所忌讳厌恶的事物,即便是真理之所在,均一律要避而远之,方能符合"政治正确"的标准需求”。

有所为,有所不为?

日前,馬華總會長翁詩傑在一項閉門會議中,指責“報章有所爲、有所不爲”,言下之意指責媒體炒作新聞,挑起馬華內讧;接著威省區一些馬華領袖也炮轟媒體,指馬華黨爭已導致局勢混亂,媒體卻還“大炒特炒”。再來,也有評論直指馬華黨爭,都是中文媒體炒作之故……

總之,就是兩句話,馬華不亂,只是媒體在亂!馬華會亂,也都是媒體來亂!

從馬華在黨選時,就有馬華領袖指責中文媒體把政治新聞娛樂化;黨選不到一年,就爆發黨爭,如今又有馬華領袖指責中文媒體在亂,來亂;這頂帽子扣在媒體頭上,實在是讓媒體吃不消。

其實,政治人物也不用假清高,他們比任何人都懂得,大衆傳媒就是戰爭機器!

理想上,傳媒越發達,資訊越多,越容易溝通諒解,沖突也會因此減少。但實際情況並不如此。哈佛大學著名學者亨廷頓就說了,傳播的增加不是爲了增進溝通,而是有其政治或經濟動機,真正的目的是尋求權力並進行控制。

所以,對政治人物而言,大衆媒介從來不是啓迪民智之用,反而是要進行灌輸,操縱甚至是洗腦的工具。

美國傳播學專家諾姆•喬姆斯基,在《必要的假象――民主社會的思想控制》中就寫道:“大多數普通民衆都只能從常見的媒體中獲取政治事務和事件的信息。一個人只有了解某個議題的消息或是前因後果才能談得上形成自己的看法。而美國大衆媒體是掌握在少數有錢人手上的,這些媒體正巧制造同意和假象,以達到思想控制的目的。”

讀到這一段,就不難明白爲什麽上一次馬華爆發黨爭時,爲什麽當權派要緊緊把主流傳媒抓在手裏。

這一次馬華又爆發黨爭,不過當權派手上,直接握有或者能掌握(包括跟媒體老板攀交情)的主流媒體不比當年,加上網絡媒體興起加入戰圍,各種消息滿天飛!

因此,如果馬華各位英明領袖要責怪中文媒體“有所爲,有所不爲”的亂,倒不如先檢討自己,幹嘛天天放假消息給媒體呢?而且,也別忘了自己也通過親自己的媒體“有所爲,有所不爲”呢!